有關司法解釋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法律法規 > 有關司法解釋    
專利侵權糾紛審理指引〔2012〕
分享到:
發布時間: 2014-07-25   瀏覽量:
 
【編者按】近幾年上海法院受理專利侵權糾紛案件數量增長較快,審理中遇到不少新情況新問題。為統一法律適用,提升專利案件審判水平,我庭針對當前審判實踐中大家比較關心的一些難點問題,總結近幾年專利案件審判經驗,起草了《專利侵權糾紛審理指引(2011)》經反復討論修改予刊發,供各庭在專利案件審判申參考。
 
1、產品權利要求中的方法特征對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界定具有限定作用。
產品權利要求通常應當用 產品的結構特征來描述。但在產品權利要求中的一個或者多個技術特征無法用結構特征予以清楚地表征的情況下,允許借助方法特征表征。在確定含有方法特征的產品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時;權利要求中的 方法特征對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界定具有限定作用。
2、權利要求中用途特征對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界定具有限定作用。
權利要求中有限定技術方案用途或者應用領域記載的,在確定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時,權利要求中 記載的用途或者應用領域對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界定具有限定作用。
3、涉及封閉式組合物權利要求的專利侵權糾紛中,被控侵權產品中另含有其他組分的,侵權指控不成立。
封閉式組合物權利要求表示組合物中僅包括所指出的組分而排除所有其他的組分。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指南》規定,封閉式常用的措詞如“由……組成”、“組成為”、“余量為”等,這些都表示要求保護的組合物由所指出的組分組成,沒有別的組分,可以帶有通常含量的雜質。 對于封閉式權利要求的組合物發明來說,被控侵權產品組分必須與權利要求中的組分完全相同,才可以認定侵權。例:如果權利要求為“由A、B、C組成的甲”組合物發明被授予專利權,被控侵權產品乙的組分亦恰好為A、B、C,侵權指控成立。如果被控侵權產品乙中除了組分A、B、C外,還包含有組合物甲所不包含的組分D,侵權指控就不成立。
4、權利要求中功能性特征的內容,以說明書及附圖描述的實現所述功能的具體實施方式及其等同實施方式為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條規定(“對于權利要求中以功能或者效果表述的技術特征,人民法院應當結合說明書和附圖描述的該功能或者效果的具體實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實施方式,確定該技術特征的內容”。據此, 權利要求中功能性特征的內容不是以權利要求中記載的該功能本身為準,而是以說明書及附圖描述的實現所述功能的具體實施方式及其等同實施方式為限。
5、權利要求中 記載的某一特征只是記載了某一裝置所要實現的功能而沒有記載實現所述功能的裝置的結構,或只是記載了某一步驟所要實現的功能而沒有記載實現所述功能的步驟的工藝過程,則該特征為功能性特征。
如果權利要求中記載的某一特征只是記載了某一裝置(或者稱為設備、機器、儀器等等)所要實現的功能,而沒有記載實現所述功能的裝置(或者被稱為設備、機器、儀器等等)的結構,則該特征為功能性特征。但是,并非只要權利要求中記載了某一裝置所要實現的功能,就必然認定相應的特征是功能性特征。權利要求在記載某一裝置所要實現功能的同時,還記載了實現所述功能的裝置的結構,則相應的特征就不是功能性特征。
如果權利要求中記載的某一特征只是記載了某一步驟(或者被稱為過程、方法、工藝等等)所要實現的功能,而沒有記載實現所述功能的步驟(或者被稱為過程、方法、工藝等等)的工藝過程,則該特征為功能性特征。但是,并非只要權利要求中記載了某一步驟所要實現的功能,就必然認定相應的特征是功能性特征。 權利要求在記載了某一步驟所要實現的功能的同時,還記載了實現所述功能的步驟的工藝過程,則相應的特征就不是功能性特征。
6、在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看來,權利要求所記載的裝置結構(或工藝過程)足以實現權利要求中某項技術特征所述功能的,該特征不應當被認定為功能性特征。
為避免被認定為功能性特征,并不要求權利要求要記載某一裝置結構(或者工藝過程)的每一個特定具體結構(或者特定具體過程),而只是要求,在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看來,所記載的裝置結構(或者工藝過程)足以實現所述的功能即可。
在權利要求的撰寫中,使用概括性的上位概念是常見的且是必要的,但上位概念如果上位到在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看來,所記載的裝置結構(或者工藝過程)已不足以實現所述的功能,則用該種上位概念描述的技術特征就應當被認定為是功能性特征。
7、權利要求中的某一項特征是否為一項功能性特征,其判斷主體是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
權利要求中的某一項特征是否是一項功能性特征的判斷主體是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法院應當從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的角度,去判斷權利要求中記載該項特征是否描述了實現該特征所述功能的裝置結構(或者工藝過程)。
8、 說明書及附圖未描述權利要求中功能性特征所記載功能的具體實施方式時,可直接認定專利侵權指控不能成立。
說明書及附圖沒有記載實現權利要求中功能性特征所記載功能的具體實施方式時,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條規定,不能確定權利要求中相應功能性特征的內容,進而也無法確定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由于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不能確定,故可直接認定專利侵權指控不能成立。
9、專利說明書描述的發明目的沒有被其他證據推翻的,權利要求的解釋應當符合說明書對發明目的的描述。
在專利侵權訴訟中,當用說明書及附圖解釋權利要求時,如果說明書描述的發明目的沒有被其他證據推翻,則權利要求的解釋應當符合說明書對發明目的的描述。如果說明書描述的發明目的被其他證據推翻,則需根據相應證據所重新認定的最接近的現有技術,重新確定發明目的,對權利要求的解釋應當符合該重新確定的發明目的。
10、 新產品制造方法發明專利糾紛案件,由原告對涉案產品是否屬于新產品進行充分說明,被告反駁應提交反證。
新產品制造方法發明專利糾紛案件中,對于涉案產品是否屬于新產品,在原告進行說明后,人民法院可以認定涉案產品屬于新產品。被告認為原告關于新產品的主張不能成立的,由被告舉證予以反駁。
如果原告主張權利的新產品制造方法發明是如“產品及其制造方法”發明專利中的“制造方法”,則推定該制造方法制造的產品為新產品。被告不同意該推定的,由被告舉證予以反駁。
11、被控侵權技術方案中的等同技術特征是在專利授權或無效程序陳述中明確放棄的,不得再依據該等同技術特征認定等同侵權成立。
專利授權或者無效宣告程序中,根據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的陳述,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認為被控侵權技術方案中的等同技術特征是專利權人在專利授權或無效程序陳述中明確放棄的,不得再依據該等同技術特征認定等同侵權成立。
12、除非例外情況,不得以被控侵權技術方案中的技術特征與權利要求中被限制性修改的相應技術特征相等同為由,認定等同侵權成立。
專利授權或者無效宣告程序中,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對權利要求進行限制性修改的,在專利侵權訴訟中,不得以被控侵權技術方案中的技術特征與權利要求中被限制性修改的相應技術特征相等同為由,認定等同侵權成立。但該等同技術特征在權利要求修改時是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不能預見的除外。
13、現有技術抗辯規則在等同侵權和相同侵權中均可適用: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與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或者該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認為被控侵權技術方案是一項現有技術與所屬領域公知常識的簡單組合的,現有技術抗辯成立。
現有技術抗辯規則在等同侵權和相同侵權中均可適用。被訴落人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全部技術特征,與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或者該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認為被控侵權技術方案是一項現有技術與所屬領域公知常識的簡單組合的,應當認定被訴侵權人實施的技術屬于現有技術,現有技術抗辯能夠成立。
14、在相同侵權中,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與抵觸申請中的技術方案相同時,可類推適用現有技術抗辯。
被訴侵權人以實施的技術是抵觸申請中公開的技術方案主張不構成專利侵權的,在相同侵權中才可以類推適用現有技術抗辯,且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與抵觸申請中公開的技術方案相同時,不侵權抗辯才能夠成立。
15、被控產品外觀與專利外觀設計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實質性差異的,被控產品外觀與專利外觀設計相近似。
一般消費者在產品外觀視覺效果上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相混淆,會誤將被控侵權產品當作專利產品購買,則認定被控產品外觀與專利外觀設計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實質性差異。如果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實質性差異的,則認定兩者相近似。
16、 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中的一般消費者應當是被控侵權產品的實際購買者。
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中的一般消費者應當是被控侵權產品的實際購買者。 被控侵權產品的實際購買者在產品外觀視覺效果上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相混淆,誤將被控侵權產品當作專利產品購買,從而使外觀設計專利權人的產品市場份額受到侵占,市場經濟利益受到損害,由此才構成外觀設計專利侵權。
17、專利外觀設計產品是中間產品的,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中的一般消費者應當是被控侵權的中間產品的實際購買者。
如果專利外觀設計產品是中間產品而非最終產品,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中的一般消費者應當是被控侵犯該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中間產品的實際購買者,而非組裝了被控侵權中間產品的最終產品的實際購買者。因為,被控侵權中間產品的實際購買者在視覺效果上在中間產品與專利外觀設計產品之間產生了混淆,才會導致被控侵權入侵占專利權人產品市場份額、損害專利權人的市場經濟利益。
18、外觀設計侵權判定中一般消費者混淆與商標侵權判定中相關公眾混淆的區別。
外觀設計侵權判定中一般消費者混淆是指被控侵權產品的實際購買者在產品外觀視覺效果上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相混淆,一般消費者發生混淆的時間點包括但不限于其購買被控侵權產品時。商標侵權判定中相關公眾混淆是指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誤認為其所購買的商品或者服務是由商標權享有者提供的,或者誤認為其所購買的商品或者服務的提供者與商標權人有特定的聯系。外觀設計侵權判定涉及的是產品外觀整體視覺效果上的混淆,與對產品來源是否發生混淆無關;商標侵權判定涉及的是商品或者服務來源的混淆,與商品外觀的視覺效果無關。
19、現有設計抗辯可以援引一項現有外觀設計及慣常設計:特定情況下,也可以援引抵觸申請中公開的外觀設計。
被訴侵權產品的外觀設計與一項現有設計相同或者無實質性差異的,或者被訴侵權產品的外觀設計是一項現有外觀設計與所屬設計領域慣常設計的簡單組合的,被訴侵權產品的外觀設計就屬于現有設計,現有設計抗辯能夠成立。
被訴侵權人以其產品中的外觀設計屬于抵觸申請中公開的外觀設計主張不構成侵權的,可以類推適用現有設計抗辯。但以被訴侵權產品的外觀設計屬于抵觸申請中公開的外觀設計與慣常設計的簡單組合為由,抗辯不構成侵權的,抗辯不能成立。
20、現有設計的內容不限于僅有的主視圖披露的內容。
某一現有設計僅有一張主視圖,該現有設計的內容不應僅限于該主視圖披露的內容,還應包括依據一般的認知能夠并結合該現有設計在使用時所處的環境與狀態,可以直接地、明確地確定的設計內容?,F有設計抗辯是否成立,應當依據現有設計的該主視圖以及可以直接地、明確地確定的設計內容,根據現有設計阬辯的規則進行判斷。
21、不能僅以侵權產品的銷售商不能證明其產品具體合法來源為由認定其為侵權產品的制造者。
除非有證據證明被控侵權人制造了侵權產品,否則不能僅以侵權產品的銷售商不能證明其產品具體合法來源為由,認為被控侵權人為侵權產品的制造者。
22、有產品合法來源的專利侵權產品銷售商無須支付權利人合理的維權費用。
銷售者能證明其產品合法來源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也不承擔權利人為了維權而支出的合理費用,但是應當承擔停止侵害的法律責任。
23、被告僅侵犯原告專利的許諾銷售權不需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被告僅侵犯原告專利的許諾銷售權,不需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但應承擔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并應支付原告為制止許諾銷售行為所支出的合理費用。
 

版權歸有:中華全國專利代理師協會 京備12047258 技術支持:知識產權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關閉
關閉
天天乐棋牌安卓官网 海南4十1开奖走势图 体彩广西11选5.62期 二分彩殺号 南粤36选7几点开 七星彩梦册查码双胞胎 三分赛车官方定码期数 以太坊挖矿机 手机上安徽麻将 十一选五河北时时彩 俄罗斯莫斯科5分彩 湖北快三号码推荐2015年11月13日 新疆喜乐彩开奖基本走势 秒速赛车玩法规则赔率_Welcome 幸运农场高手指导 企业管理培训 JBD夺宝电子